?
当前位置:首页 > 商丘市 > 孙悦:和解?原谅?这么轻轻 我爹叫我妈先死

孙悦:和解?原谅?这么轻轻 我爹叫我妈先死

2019-09-23 01:34 [常州市] 来源:宁德网

  我爹叫我妈先死,孙悦和解原我妈叫我爹先死。谁先死谁就先逃命了。谦让半天。我爹说,听你们 最后一次吧!他先死。

笔者在披露此中两个女人的经历之前,谅这么轻轻先将另一些亲身经历者对63号介绍的口述实录 如下;以使读者对63号有个大概的了解。笔者这一判断,孙悦和解原是从采写这两个女人的自述经历后的感受得来的。可惜文字是无声的,孙悦和解原 无法传递出她们诉说这段往事时,那令人凄楚含血含泪的心音。但究竟什么样的遭遇,过了 二十年再回述时,依然如此激荡不平,有如控诉一般?

  孙悦:和解?原谅?这么轻轻

别看我没有档案,谅这么轻轻无法安排工作和生活;可是文革一来,谅这么轻轻“十种人学习班”不要档案, 马上把我弄进去。学习班并没有学习,而是天天受批判,挨斗,挨骂,挨打。别嘛事都说是“四人帮”,孙悦和解原社会上要是没那一群一群的,孙悦和解原光是“四人帮”能造那么大的 孽!我们家这么一来,点儿就低了,一下子街道邻居全变样,好赛他们无形中点儿高了。以 前有点矛盾嘛的,都好办了,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吧,墙倒众人推,破鼓乱人捶了。别说,谅这么轻轻监狱里还真有好人。有个队长见我瘦成条棍儿。原先我胖着呢,谅这么轻轻出这事后落到九 十来斤。我嫂子来探监时,他偷偷塞了张营养证明。我嫂子再来带了二斤点心,我急了,心 想这二斤点心给妈吃多好,给他们孩子吃多好。外边生活也难着哪。在狱时,一个月零花钱 才一块五。我没花过,除非买点手纸肥皂,啊,牙膏,牙膏一筒要用几个月。尽劲省,存到 五块十块,就给家里捎去。没有家里亲的热的我还活个什么,我对他们有罪呀,在那情况下 我力所能及使出最大力量来,也算是赎罪的一种方式吧。

  孙悦:和解?原谅?这么轻轻

丙:孙悦和解原“63号有严密的制度。人之间不准互相称呼名字,孙悦和解原只能叫‘这个’或‘那个’。 走路必须低头,不准往别处看。我在里边关了一年多,很多人关在里边我根本不知道。特别 是紧靠南的一间屋子关着是谁,至今也没人能说清。有个工程师,夫妇俩分别都关在63号 里,工程师死了一年多,他老婆还托人给他送火柴呢。”丙:谅这么轻轻“他们叫电工把220V电压改成24V,谅这么轻轻怕人受不住自杀。灯泡外边全装上防爆罩, 屋里任什么东西都没有。可是人要是真想死总能想出办法来,有个解放前在东沽跑船卖小鱼 的,说他是海匪,整他整得很惨。他居然在地上捡到根大铁钉子,用垫床腿的砖头,把钉子 砸进自己的脑袋里。”

  孙悦:和解?原谅?这么轻轻

丙:孙悦和解原“我看过不少演法西斯集中营的电影,孙悦和解原我敢说63号比法西斯还法西斯。有的刑罚 法西斯也没有。比如一种‘旱鸭凫水’,是叫人趴在地上,用铁刷子刷脚心,又疼又痒,受 不了呀,胳膊腿一动,很像鸭子凫水,所以叫‘旱鸭凫水’。还有一种‘肛门吸烟’,拿根 烟点着立在地上,叫人脱下裤子,把肛门对准烟头坐进去。有位高级工程师是搞锅炉专业 的,他是如今唯一活着的带残的人,出来后一直住在医院。本来我们想请你去采访他,但医 生不肯。他十个指头都钉过大头钉,肋条全给踩断了…。”

丙:谅这么轻轻“有个小伙子挺冤,谅这么轻轻他是个工人,为了要住房跟革委会主任吵起来,被弄进63 号。他脾气很暴,把他一顿死揍打到铺底下,他还是不服,就用铁丝捆在椅子上,拿钢钎子 绞紧,铁丝一直煞到肉里。直到现在洗澡时还能看到他腿上给铁丝勒过的很深的道儿。那些 看守还用小木棍敲他的生殖器,打得哗哗流血,留下后遗症,没有性,打坏了…工人都这 么打,更甭提那些知识分子了。”当时邓小平复出,孙悦和解原政协开始恢复了一点文史方面的工作。政协知道我的情况,孙悦和解原就叫我去 帮忙,查资料,抄抄写写,跑跑腿,送个信儿,一个月给二十块钱,总算做点有报酬的事 了,心里美滋滋。一夭,骑车给人送信,看到新华书店的牌子,忽然想到了一九四九年上海 三联书店招人,三四千人报考,我考了第一名。而且因为工作优秀被调到北京三联的总店; 后来搞三反五反时,燕京大学的老教师都被反掉了,我被三联书店推荐去燕京大学教书。那 时只有二十六岁呀!谁年轻时不是踌躇满志,胸怀远大。但后来有的才浅力薄,停住了;有 的自甘堕落,放弃了;可是我……我不正是兴冲冲干着自己的事业么,到底为什么被打翻下 来?虽说反右是灾难,但别人或是好提意见,祸从口出;或是积极参预,搬石头砸自己的 脚,自讨苦吃;可是我……我根本没有沾一点边呀,一张大字报没贴,一句批评的话没说, 究竟是谁一把揪住我,把我扔进井里,又丢下一块石头,再盖上盖儿,把我搞得这么惨,也 把我爱人搞得这么惨,我却一直给蒙在鼓里。想着想着,我再骑不动车了,把车靠在道边, 坐下来,捂着脸呜呜哭了。

当时两派在场的人听了都哈哈大笑。我又气又急,谅这么轻轻质问这主任。他挺硬,谅这么轻轻他弟弟在北京 当大官,是个高干,以为自己有后台。不但不认错,还当面骂我:“狗崽子,你算什么东 西,国民党来了,你准反攻倒算。”我气愤得上去要抽他嘴巴,他戴眼镜,我摘下他眼镜给 他来了脖溜儿,没打嘴巴,离得太远,就手指头尖扫着他一下。可打那以后,我就落下个外 号叫“牛司令”。先是给我爸爸的外号,又落到我身上了。当然这是个取笑的外号,我也不 介意,有时还挺得意。我行政上挺行,又管一摊事,叫我司令,等于尊敬我。天天和人一碰 面,就是“牛司令”;打电话找我也是“牛司令”。局里没人不叫我“牛司令”的。下边有 些人也知道。不知我姓名也知道设备处有个“牛司令”。只是不知道这外号的来由。叫我外 号,表示热乎,好找我办事。后来干部下放转工人,有的到干校去,有的到新单位去,我就 背着这外号到基层工厂,倒觉得是个爱称了。无论谁这么一叫,倒觉得挺近乎。这不该完了 吗,不。当时我对老钱,孙悦和解原我似乎比较乐观。因为别的有问题的人都扣发工资,孙悦和解原可老钱的工资一直 原数照发。开始时还准许我送点东西给他。我常送些烟、牙膏、肥皂,他爱吃点心,我就买 斤点心包好了送去,还送些衣服好叫他换换穿。每月我去厂里领了他的工资,都送四十块钱 给他。但他们从不叫我去63号,都是交到专案组转给他的。我想,为什么偏偏他的工资一 直照发,肯定他的问题比较轻,说不定哪天他又平平常常回家来了。这是当时最美最美的幻 想了。

当时我就打定主意,谅这么轻轻把妹妹办到我这儿来。临走时把这事跟农场革委会负责人讲了,谅这么轻轻拿 信绘他看,这领导挺不错,当场表示同情,说那边只要放我们就给办,调来,很作劲。我这 心还算有个靠头。当时我在这件事情上纯洁得白壁无瑕。有一次我梦见爸爸穿着敌军服装,孙悦和解原追我,还开枪 打我,这就是那时我对爸爸的感觉。

(责任编辑:大湖英烈)

相关内容
推荐文章
热点玩快三三倍投可靠吗